您现在的位置:中国法人网 >> 法治 >> 法治新闻 >> 内容

男子蹲8年冤狱仅获2.9万“国家赔偿”

时间:2013-5-26 13:24:18 点击:     中国法人网    http://fr.rwww.org

5年来,严发祥为申请国家赔偿一事,多方奔走,疲惫不堪

    30多年前,严发祥还在盐城市射阳县跑供销,是当地的一名能人。1980年左右,在帮射阳县海洋渔业公司销售积压带鱼的过程中,获取了1万多元的差价作为跑业务的费用和酬劳,1983年被以诈骗罪判刑14年,后改判为8年。服刑期满后,经过不断申诉以及新证据的出现,2008年,盐城市中院的一张判决书宣告其无罪。

    宣判无罪后,严发祥希望通过申请国家赔偿的方式挽回失落的尊严,然而,在该案是否适用国家赔偿法、由谁来赔、赔偿多少等问题上,存在诸多争议。5年来,他等来了射阳县政府的最终答复:按照规定只能给29000余元。

    “我坐了8年的大狱,只有2万多元的赔偿金,连复印材料的费用都不够!”面对两张判决文书,68岁的严发祥陷入了深深的苦恼。

    能人帮忙销售带鱼

    多卖出一万元

    严发祥出生在1946年,上世纪80年代是射阳县手工业局下属企业的一位供销员。当时30出头年纪,身强力壮,头脑灵活,加上在部队干过8年,外面门路广,营销能力强,是当时射阳相当有名的供销能手,购钢材、调煤炭、销产品,严发祥没有办不到的事。

    据严发祥回忆,1980年前后,射阳县海洋渔业公司带鱼大丰收,但销售困难造成库存积压很大。时任公司党委书记、经理的江波找到他,告诉他目前公司里带鱼的库存量比较大,沿海一带销售形势不好,请严发祥帮他们公司与内地省份的单位或水产部门联系联系,如果有人要,以5角钱一斤的价格给严发祥,不管卖出价是多少,都是严发祥的,这里面包括运输费用和劳务费,没有固定工资。

    “当时带鱼在射阳只卖0.25元一斤,5角钱一斤已是当地价的双倍了。”严发祥考虑到北方省份的价格肯定比这儿高得多,于是答应帮着联系看看。之后,严发祥联系上了宁夏回族自治区银川市的一家企业,以每斤0.62元的价格,一下子销出去近10万斤。

    这本来是一件非常顺利的大买卖,生意谈成了,鱼也运出去了,品质验收也过关了,可让严发祥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:公司出具的发票上的价格是0.5元,而销售给宁夏的价格是0.62元,这当中0.12元的差价没有发票,因此对方无法付账。这下可难坏了严发祥,如果是附近自己辛苦一趟也就算了,可这几千里的运费和自己的食宿费都在这0.12元的差价里,家里上有老下有小,自己根本无法垫付。

    “于是我回来把情况向江波作了汇报,他当时觉得不出具正规发票人家确实没法支出这笔钱,于是就指示下属一水产部门帮助我开具了3份每斤价格为0.62元的发票。后来,宁夏也以0.12元/斤付给了我差价,共计10448.40元。”让严发祥想不到的是,就是这3张发票,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。

    1982年8月,有人就此问题向射阳县有关部门进行了举报,说江波和严发祥在销售带鱼的过程中存有重大的经济问题,在接受调查的过程中,江波让会计不要说发票是他让开的,严发祥由此成了“假发票案”的受害者。

    一万元“假发票”

    换来8年牢狱之灾

    当时正处在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转型期,几十年来一贯不变的计划经济模式在人们的头脑中已根深蒂固,严发祥的“投机倒把”行为在当时还不为社会普遍接受。最终严发祥以诈骗的罪名遭受了长达8年的牢狱之灾。

1982年10月17日,射阳县公安局以诈骗罪将严发祥逮捕。1983年4月30日,射阳县检察院向射阳县法院提起公诉,指控严发祥在向宁夏公司推销带鱼的过程中,骗取射阳县水产公司的3张发票,私自填写,加大带鱼价,骗取了宁夏公司的现金10448.40元,已构成诈骗罪。

    1983年9月14日,射阳县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决,认定严发祥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11年,犯妨害公务罪,判处有期徒刑3年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4年。严发祥不服,向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。

    1983年11月5日,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。严发祥不服,提出申诉。严发祥在监狱服刑期间仍然坚持不断地向有关部门邮寄材料,表明自己是被冤枉的。

    1989年4月5日,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过复查,对严发祥的案件提出再审,并撤销原判,认定严发祥犯诈骗罪,判处有期徒刑8年。

    出狱后 边办工厂边申冤

    “我不知哭过多少回,我坐牢的那段时间,老婆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,大的才12岁,小的9岁,真的是好不容易熬过来的。”严发祥说,妻子郭春花比自己小一岁,那时她们孤儿寡母的真的不容易,“8年后出狱,儿子都认不出我了。”

    让严发祥印象深刻的是,当年判决后的“抄家”。“最后家里唯一剩下的只有一张木板床,连被子都被抄走了。”妻子是又当爹又当妈,不仅要照顾两个儿子念书,还要去挣钱养家,因为没地方住,开始只能轮流借住在亲戚朋友家,不知遇了多少冷眼,吃了多少闭门羹。

    坐满了8年牢的严发祥,继续为自己申冤。可严发祥知道,如果要还自己清白就要四处跑、找人,要花很多钱,所以他就拼命地跑业务挣钱,通过自己的努力,很快他在射阳运棉河边办了一家小玩具厂,后慢慢发展,他又将小厂搬进了县城。

    “我挣到钱除了支付工人工资和成本外,剩下的利润都去申诉喊冤,这么多年来,光路费就要花去一大笔钱。”严发祥告诉记者,如今他的企业有200多名职工,每年还能为地方纳税近百万元。

    【注】本网未注明“来源:法人网/fr.rwww.org”的稿件均为转载稿。本网转载仅用于信息传播,并不意味认同其观点或真实性,文责由作者自负。本网投稿邮箱2250133010@qq.com。投稿服务及纠错QQ:2250133010.
作者: 来源:现代快报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。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发表评论旁边的广告,不显示表情时就显示此广告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
推广信息

本类固顶
  • 没有
  • 中国法人网(fr.rwww.org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 新媒体专业委员会发起单位之一

    中国法人网 http://fr.rwww.org

   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苏州街18号

    京ICP备09033505-6号 邮箱:zgfaren@163.com

  • Powered by laoy8! V3.0sp1